能写什么什么能写,能说什么什么能说?

距离上次更新已经2个月了,每天在电脑前10+小时。

去年的定时邮件毛洪涛,在到点的前后纠结了一下,就放下了。在2020年11月27日成都市联合调查组发布《关于毛洪涛事件有关情况调查的通报》之后至今几乎没有新的信息,子弹到此为止,所以能写什么能说什么呢?

又比如这几天冬奥会与谷爱凌强制刷屏,我完全不想关注都被迫看了一点,但是同期的丰县却有一件大事,情况调查的通报已经换了四份了,女权关注还是有用的,至少比毛书记热点不足发了一份通报就没下文强多了。

为什么就不能用盯着谷爱凌的热点程度盯着丰县八孩呢?有一半关注程度早已经水落石出了吧。以为是舆论控制这种宏大叙事,实际上不过是网友的记忆只有八秒,推送谷爱凌和关注谷爱凌,各平台与网友们都安全平常,另一个除了平台自保,其实可能这芸芸众生也已经是民生维艰,群体性的下意识避免了解不好的事情了。

什么能写?什么能说?毛主席说的“让人说话,天塌不下来”,可能只是我或许是普通大众已经冷气溢出,不做能做的事情,不发能发的声了。

胡言乱语,为赋新词强说愁,我也可能只是为了水更新而强行发文。